作为中国心血管健康联盟主席,葛均波多年来呼吁推动胸痛中心的推广。

“胸痛中心”建设是心血管防治的未来趋势

他指出,中国每年有大量急性冠脉综合症病人,这些人当中只有很少一部分能在发病3小时以内得到及时治疗,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缺乏相应的救治体系建设。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在开设胸痛专病门诊的探索中,由我国心脏病急重症论坛坛主张大东领衔坐诊,通过心内科、急诊科、影像科、心胸外科等多学科联合,短时间可对胸痛患者进行快速、准确的诊断性评估,实现胸痛患者快速准确的诊断、危险分层和分层诊疗等,加强了心血管急救体系的建设,对于心梗患者的救治更加方便快捷,尽早排除致命性疾病导致的胸痛,保障患者的安全。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11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呼吁,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建设胸痛中心。

因此葛均波院士建议:

在今年的两会提案中,他建议,发布中国胸痛中心标准和建设标准。建议各地医疗卫生主管部门发布政策性落实文件,把心肌梗死救治体系建设作为卫生主管部门的任务予以明确。推动医疗信息共享以及加大胸痛公益宣传等。

急性胸痛是最具潜在危险的症状,引发胸痛的某些重症对抢救时间的依赖性特别强,最初数小时特别关键,所以,对于胸痛,诊断越早,治疗越及时,病人的治疗效果越好。

葛均波表示,近年来,中国民众生活好了,但与此同时,心脑血管疾病呈现爆发式增长。

3、推动医疗信息共享,
重视加强信息平台建设和技术推广,利用互联网搭建胸痛信息网络平台;尤其大力推动院前急救体系和院内急救以及相关学科的信息联动;

葛均波指出,胸痛中心的最大效用就是“最大限度地缩短急救时间,从而为急性心梗死的病人提供更好的救治,有效改善致残率、致死率”。比如说,胸痛中心要求“入院到第一张心电图10分钟时间,先救治再收费,当然这需要医保的参与”,葛均波说。

何为“胸痛中心”?是对急性胸痛为主的急危重症患者提供的快速诊疗通道,通过全新的管理理念和多学科协作医疗模式,依照规范化的胸痛诊治流程,实现早期快速准确诊断、危险评估分层、正确分流、科学救治和改善预后,缩短救治时间。

此外,葛均波指出,通过加速胸痛中心的建设,可以提升中国“心肌梗死区域协调救治体系”的建设,以进一步提高急性心肌梗死救治水平。

4、加大胸痛公益宣传,扩大大众对胸痛的就诊意识,缩短因患者认识不足导致的救治时间延误。

据介绍,在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中,以急性心肌梗死为主要原因。葛均波指出,心肌梗死的救治,最为关键的就是“跟时间赛跑”。

早期探索:上海远大心胸医院开设胸痛专病门诊

同时,以胸痛中心建设作为抓手,可以把分级诊疗、医疗信息化、慢病管理进行有效融合,葛均波说。目前天津和苏州两个城市都是通过胸痛中心建设实现了心血管急救体系的建设。这对疾病防控体系、分级诊疗、远程医疗、医疗大数据建设都将起到推动作用。

图片 1

胸痛中心建设概念在国外由来已久,我们国内起步较晚。目前我国心血管疾病防治形势严峻,胸痛中心建设越来越受重视。作为创新的医疗急救模式,“胸痛中心”发挥着重要的作用,能够最大限度地缩短急救时间,从而为急性心梗死的病人提供最佳的救治,有效改善致残率、致死率,降低疾病负担。

专家表示

图片 2

2、各地医疗卫生主管部门发布政策性落实文件,把心肌梗死救治体系建设作为卫生主管部门的任务予以明确,要求各省、地级市统筹和规划建设区域内的胸痛中心建设,同时建议把胸痛中心建设作为医院评级和心血管学科建设以及国家区域医学中心评选的标准;

1、以国家卫计委医管局发布中国“胸痛中心标准”和“建设标准”,该两项标准,目前已经在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组织的专家指导下制定完毕;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心血管健康联盟主席 葛均波院士

目前,中国每年约有250万急性冠脉综合征的病人,在这些人当中能够得到有效治疗治疗的仅
5%,在 5% 当中仅有 16.7% 在发病 3
小时以内得到及时的治疗。之所以那么多人没能得到及时救治,根本原因在于缺乏相应的救治体系建设,院前急救和院内体系的脱节,
院内不同救治部分的割裂,当然,也包括大众对疾病凶险程度认识不够。建立更多的“胸痛中心”,可能是一个解决之道。

而早在2016年,一直致力于心胸疾病专业诊疗的上海远大心胸医院结合广大患者的门诊数据,从患者切实的医疗需求出发,发现胸痛患者从发病到有效救治涉及院前急救和院内急救,只有相关科室及院内院外全方位加强协作,提高效能,才能有效控制每一个环节时间节点,使胸痛患者从发病到救治时间降到最短,实现院前急救与院内急救从时间到业务上实现无缝衔接,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成立了胸痛专病门诊。

图片 3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