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为什么现在的好多年轻人都特别的丧?这个回答太真实了…

加缪的经典小说《局外人》通常被评价为存在主义文学的代表作品,体现了生活的荒谬性。几年前第一次看这本书时,我关注和看到的也是这一点:一名刚刚丧母的年轻人,在冲动杀人后,因为在葬礼上的表现不够悲痛而被判处死刑。

20180528 《你好,旧时光》兼《你好,忧愁》

团长初中那会儿,语文作文届流行起了一股“感恩”的风潮,不知是哪位大师起的头,号召所有人向所有东西感恩:看到路灯,感恩它让行走夜路的人获得光明;看到音箱,感恩它让平凡的人得以享受天籁之声;看到骗子,感恩他使我上当,培养了我对陌生人的警惕之心……打着辩证的旗号,所有奇奇怪怪的价值观都冒出来了——假如马铃薯要写作文,它一定也会被建议,要感恩人类把自己切开炸成薯条的善举。

为什么现在的好多年轻人都这么丧?

最近重读了一遍,有一个新发现:故事主人公默尔索和(我眼中的)当下的中国年轻人很相似。如果你注意到了葛优瘫的流行,注意到了层出不穷的反鸡汤语录(比如“做不完的事情就留到明天吧,运气好的话,明天死了就不用做了”),你就会发现,现在的年轻人当中最为盛行的是一股颓丧之风。

一切都还没有丧,一切也还有希望

总之,无物不能感恩,无人不可感恩,大概是心灵鸡汤对团长心灵的第一次玷污。是的,“心灵鸡汤”这个词刚出现时,给人一种非常温暖舒适的感觉,但随着各类文字工作者们猛往里面下料,浓浓的鸡精味道让稍有正常味觉的人都咽不下去了。

知乎有个回答

豆瓣上有一大批人自称“丧逼”,在我看来,默尔索也是一名丧逼青年。

***

比如说,生活困顿,肯定不是生活的错,一定是你有问题,要好好反思;工作失意,肯定不是工作的错,一定是你有问题,“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嘛,活人有什么资格抱怨;校园流氓不去欺负别人偏偏欺负你,是不是你太爱出风头了?不要愤怒,首先得反思,然后要悦纳这个经常被欺负的自己,尽快习惯每天挨打的生活。

大概就是当今社会的现状了

译者柳鸣九在导读里说默尔索是“文学史上一个十分独特,甚至非常新颖的人物”,他对生活的态度是“淡然、不在乎的”。比如说,当老板打算在巴黎开设新办事处,希望调他去那里工作时,他是这样反应的:

6点整闹钟响了,我略清醒了片刻,听见楼顶水箱在响,之后是楼下邻居的脚步声,大门开启又闭合,咔哒。

网友们经常开玩笑,心情郁闷的时候要去喝一碗“毒鸡汤”麻木下神经;或者直接把它调侃为“心灵砒霜”。因为生活的真相就是这样残酷,被鸡汤滋养大的强壮心灵无益于改变现状,看多了这类文字,要么变成擅长精神胜利法的阿Q,要么变成字面意义上的忍·者·神·龟。

“这份差事可以使我生活在巴黎,每年还可以旅行旅行。‘你正年轻,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你会喜欢的。’我回答说,的确如此,不过对我来说,实在是可有可无。于是,他就问我是否不大愿意改变改变生活,我回答说,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什么样的生活都差不多,而我在这里的生活并不使我厌烦。老板显得有些扫兴,他说我经常是答非所问,而且缺乏雄心大志,这对做生意是糟糕的。他说完,我又回去工作了。我本不想扫他的兴,但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改变我的生活。”

起床洗了把脸,窗外天还没亮,灰蒙蒙得像要下雨。

团长发现,“丧文化”近几年在网上渐渐火了起来,甚至已经引发几起现象级传播事件,大概就是普通人不愿被受鸡汤文化持续侵犯,用默默点赞做出的抗争。

永利游戏 1

像不像老板批评年轻员工没有积极性的场景?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来说,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对公司没有“从一而终”的概念。对于上司的训话,最多口头表示同意,心底里是不认同的。默尔索是一个丧到骨子里的人,想什么说什么(“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要改变我的生活”),而且说出来的话哲学意味过重(“人们永远也无法改变生活”),让对方觉得“答非所问”。

我很久没有这么早起过了。往常邻居出门的时候,我还睡着,直到闹钟不情不愿响起,常规性赖床,在迟到的边缘拔床而起,乱窜着洗漱出门。

比如,一款名为“丧茶”的产品在五一假日期间就很流行。与网红饮品“喜茶”相对,丧茶饮品的取名非常使人丧气,比如“你的人生就是个乌龙玛奇朵”、“加油你是最胖的红茶拿铁”、“加班不止加薪无望绿茶”等。一些平时不好意思宣之于口的群嘲话语,现在都能通过送饮料这样的温馨举动来传递了。

“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这种丧不仅体现在事业心上,“他对所有涉及自己的处境与将来而需要加以斟酌的事务,都采取了超然的态度,在面临做出抉择的时候,从来都是讲同一类的口头语:‘对我都一样’、‘我怎么都行’。很叫他喜欢的玛丽建议他俩结婚时,他就是这么不冷不热作答的。即使事关自己的生死问题,他的态度也甚为平淡超然……”(引自导读)

上周接到了新任务,不得不临阵磨枪。我不愿熬夜,只好早起。

永利游戏 2

很多人就真的接受了这句话

补充一下,“对我都一样”是很多法国人的口头禅,等于“无所谓”。

——难以置信,在告别学校生活那么久之后,我又开始早读了。

再之前,葛优在《我爱我家》中扮演废柴青年季春生的形象不知道被哪位大神从远古素材堆里扒了出来,没想到,立刻引起了当下饱受职场疲惫、困乏、苦闷折磨的年轻群体的共鸣。被年轻人喜爱的标配之一就是夸张恶搞(似乎被年轻人讨厌的待遇通常也是夸张恶搞……青春的心呐,海底的针),看看,就是下面这些:

而且有时候

默尔索只是比普通的法国青年丧了一点而已。他不追求名利,与人结交也不看重能得到什么好处,跟名声不佳的雷蒙交朋友,最终因为雷蒙的私人问题而错手杀人。在审判过程中,法官和陪审团一直关注的不是案件本身,而是默尔索这个人。与本案无关的母亲葬礼被反复强调,默尔索在熬夜守灵后只感到疲倦,没有痛哭,这一事实竟然成了不利于他的证据:“我控告这人怀着一颗杀人犯的心埋葬了一位母亲!”

***

永利游戏 3

还没出发,就被人告知终点

——似乎判处死刑的原因不是他杀了人,而是因为他不善于公开表达感情。除了没有表达丧母的悲痛,在女友玛丽问他爱不爱自己时,他也总是回答不爱,实际上他想到玛丽就开心。在我看来,很可能是他对爱的理解和玛丽不同,也许他认为爱是不可能的,就跟他认为生活无法改变一样。

现在的年轻人里,“丧文化”大行其道,毒鸡汤一碗接一碗:“努力了不一定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很舒服”、“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的人就生在罗马”、“有什么好悲伤的?人生不就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落吗”、“谁说我不会乐器?我退堂鼓打得可好了”……

永利游戏 4

这种与世界的隔阂感正是一开始提到的荒谬。丧本身并不罪大恶极,但是默尔索说的话往往被曲解,在法官口中,这么一个几乎无害的青年成了人民公敌,人人欲除之而后快。假如默尔索能够圆滑世故一点,在葬礼上做出沉痛的样子,或者在法庭上说自己因为太悲伤而哭不出来,可能他就不会死……

在每个工作后拿起手机什么也不想做的夜晚,这种毒鸡汤尤其好喝。

永利游戏 5

永利游戏 6

可惜,这个世界无法容忍丧逼青年,他们是永恒的局外人,最终都会被杀死。(本文首发于书入法app。)

有人说是父辈的苦日子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衣食无忧,不思进取了。也有人说是阶级固化,努力也不一定能打破壁垒,所以执着往上跳的人少了。与其撞得头破血流,不如安心留个体面。

再再之前,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也为网友们带来过《感觉身体被掏空》、《我就是这么诚实》等神曲,将丧文化演绎得朗朗上口,真是值得为之一跪。

所以,很多事情不要道途听说

我也丧。但偶尔的丧是抖机灵的情趣,一直丧就让人厌烦了。我一直想找到激励自己时进时新的办法,却也不过是只井底之蛙,在温暖的热水里舒服地叹着气。

永利游戏 7

唯有走好自己选择的路

***

从古至今,普通年轻人生活压力都很大,但为何所谓的“丧文化”直到近期才流行起来呢?团长以为,原因有这几个方面:

才能证明一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近期看了一部书,一部剧。书是萨冈的《你好,忧愁》,剧是国产剧《你好,旧时光》。名字巧合地雷同了,好在内容风格千差万别。《你好,忧愁》是上世纪法国年轻人的故事,少女塞西尔和父亲过着衣食无忧享乐颓唐的生活,频繁更换女友的父亲终于遇到了正派人安娜,有了结婚的念头,但安娜严谨自律、积极上进的生活方式给父女俩带来压力,终于塞西尔设计使父亲和前女友重修旧好,而安娜受了刺激,开夜车的时候坠崖身亡……

其一,互联网让孤独的负能量们抱团取暖,产生了指数级上升的热度。

责任编辑:

文章的末尾一段是这样的:“只有在清晨,当我躺卧在床上,听着从窗外传来的巴黎惟一的车水马龙之声时,我的记忆才偶尔背弃我:夏天和它的所有回忆重现了。安娜,安娜!我在冥暗中很低很低地、很久很久地重复呼唤着这一名字。我的心中倏然涌上了什么,我闭紧眼睛,呼唤着它的名字来迎接它:你好,忧愁。”

其二,想学好外语、想练出腹肌、想环游世界、想成为考证达人……想法很多,但是单位总是喊你回去工作。“我能怎么办?我有一句……我只能说我热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

到最后的最后,车毁人亡的结局之后,主人公自述的口吻依旧还带着点置身事外的轻飘飘。从前辈萨特的《局外人》开始,这种置身事外的疏离感似乎便已成了法国流行。又或者这本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不是文学作品创造流行,文学作品不过是反映流行罢了。

其三,在如此痛苦的心境里,打开朋友圈,还有各类政治正确的心灵鸡汤跃跃欲试要教你如何做人。是不是很想掏出什么来反击?于是很多人对丧文化的期盼,恰如大旱之望云霓。只要有一人出头(葛优!),就会得到群起响应,干柴烈火,想不走红也难了。

全书三个中篇故事,每个故事里都有排列组合般理不清的感情关系。无所事事与不以为意是横贯的情感底色,最经常出现的字眼是“疲惫”、“不知道”、“爱与不爱”。看到半途我总觉得这种口吻似曾相识,忽然恍然大悟:这说白了不就是现在的“丧”么,异曲同工罢了。

有热爱就有憎恨,丧文化的流行当然也受到了很多指责。但与其抱怨“现在年轻人思想滑坡”、“这届人民不行”,不如去贯彻一下习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上的讲话,想想怎样“把改革方案的含金量充分展示出来,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

但那毕竟是比我们先发展起来的法国,毕竟是彼岸的青春故事,或许等我们的下一代长大成人的时候,他们也会成长为这个样子。

周星驰主演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最后,皇帝悄悄对身为丐帮帮主的苏灿说:“你丐帮百万之众,一日不解散,叫我怎么能安心?”苏灿微微一笑,回答:“皇上,这乞丐的数量是由你决定,不是由我决定的。如果人人都能安居乐业,谁还愿意去当乞丐?”
​​​​

但那毕竟不是我们的青春。

假如人人内心都平安喜乐,谁又会特意去找丧茶、丧曲和丧图呢?

***

前些年国内青春题材很火,然而有能力拍片的导演离学生时代已经有些远了,他们大概借鉴了一些国外的新潮玩意儿,以为这就是当下年轻人最崇尚的青春。早孕、堕胎、逃课打架当小三……故事实在是千里挑一。这样的千里挑一的故事,却拍出来给那剩下的999个人看,这样便只不过能当个猎奇的轶事,像小报上的广告一样,除了一瞬间的耸人听闻,并没有其他作用。

好在《你好,旧时光》的创作团队是还没完全从青春里踏出去的年轻人,他们对曾经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天都有发言权。剧情没有大风大浪大波折,不过是每个人都经历过的高中生活琐事集合,却分外抓人。每个人都能在剧里发现自己的影子。我喜欢林杨的坦率,周周的善良,茜茜的骄傲,蒋川的执着,米乔的仗义,辛锐的不甘,楚天阔的周全,彦一的勇气,陈瑶的无忧;文理分科的纠结,为班级荣誉一搏的团结,如何与自己和解,如何做下一个选择……青春总是被一个又一个的选择填满,我们在其中,时而瞻前顾后,时而勇往直前。

当时流行过的花儿乐队《19岁》里唱:“老师告诉我/每当你走过答案/就会进入到/下一个问题了。”

问题总是层出不穷,即使青春慢慢过去,在人生的前路上,问题依旧是层出不穷。

只不过,现在的我们大概已经被生活磨出了茧,面对人生新的诘问,已经学会不痛不痒地回答几句,总算得体。我们有时候也会怀念起,校园的旧时光里,回答问题乱七八糟、似是而非、驴唇不对马嘴的自己。那时的答案现下想来多么幼稚而可笑。

而那时候我们还有很多轻易的相信,认为如果想去罗马,买张机票去就是了,不行就坐火车,再不行走上几年总是能到的。

那时候一切都还没有丧,一切都还有希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呼渡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