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帝陵出土两千年前军备库钻探曾已证实地宫位置,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帝王陵墓的宝藏可以与秦始皇陵相比,秦始皇陵也是世界考古史上最大的一个未知数。目前的钻探已证实地宫就在封土下,因为在封土东边发现了5条墓道。

另一方面无论从民族心理,民族感情上,还是从尊崇先人的角度甚至从唯心主义的龙脉风水角度看,都不应该打开秦始皇陵。有一个日本记者问一位中国考古学者:“你们中国什么时候打开秦始皇陵,全世界都很想看看里面埋藏了些什么。”那位中国考古学者当即反问那位日本记者:“你们日本打算什么时候打开日本历代天皇的陵墓呢?”该记者答道:“我们从没打算打开天皇的陵墓,我们不愿意打扰他们。”中国学者当即愤怒的对他说:“你们不愿意打扰你们的天皇,那我们中国人又为什么要打开我们的皇帝的陵墓去打扰他们呢。这是什么道理!”

其实,这完全是一种误解。正是考古界认识了文物的特性及其珍贵,才始终反对发掘始皇帝陵。

必须澄清一个误解

其二,世界遗产保护的特殊要求。发掘秦陵费工费时费财,在没有十分必要的时候,应该不予考虑,加之秦始皇帝陵已经成为世界遗产名单中的一员,因此更要慎而又慎。

其一,贯彻文物保护政策的需要。现在文物保护政策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对帝王陵一般不主动去发掘。此项文物保护政策是从国内外的教训中吸取的。当今世界各国的文物考古机构,对于保存状况较好的大型遗址和墓葬,都制订政策,尽可能地保持文物的原生环境,一般不进行主动发掘。

对此,中国文物考古学界曾有过惨痛的教训!二十世纪50年代中期,就有专家私下里心存渴望:研究了这么多年,有生之年能看看“真相”多好!在老
一辈历史学家郭沫若、吴晗、邓拓、范文澜等人的坚持下,明万历皇帝的定陵地宫被打开了。但这次鲁莽行动的后果,被一直持反对态度的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不
幸言中:色彩鲜艳的丝绸类织物在接触空气的瞬间化为灰烬,大量有机质文物遭到毁灭性破坏,连万历皇帝的尸骨,后来也被“红卫兵”焚毁。定陵发掘的考古报
告,也是时隔30多年以后才得以完成。因此,在10余年后,当郭沫若先生再次向国务院报请发掘明长陵及唐乾陵时,被周恩来总理坚决否定后,曾题诗“待到幽
宫重启日,延期翻案续新篇”,写出了他的失落与不甘。

■ 文官俑坑

其三,发掘秦陵确有难度。发掘秦陵必须是“大揭顶”的,要取掉封土,才能发掘,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揭开封土以后,地宫面积20多万平方米,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发掘得完的,如何保证在发掘中地宫的遗迹及文物不受风、雨、日光等自然因素的破坏?揭开封土发掘完后,封土如何再覆盖上去,保持原来的面貌?发掘出来的文物又怎样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实际问题。

一方面是现在有些技术中国还不成熟无法达到开采并很好的保存的要求,日本曾提出要和中国一起开掘秦始皇陵的意见只要获得亲宝藏的十分之一,但被中国政府直接拒绝。

作者:郭志坤

张卫星研究员最后说,千方百计地保护好每一件文物,是考古工作者的天职。说实话,我和同事们每天都是怀着一颗虔诚而崇敬的心情,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秦始皇帝陵——这份非常珍贵的世界文化遗产。这是我们的幸运!我们更要扛起历史的责任,既要对祖宗负责,还要对子孙后代负责,更要对中国的考古事业负责。这不是唱高调,是我们心里就这么想的,也要这么认认真真地做好。

其一,贯彻文物保护政策的需要。现在文物保护政策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对帝王陵一般不主动去发掘。此项文物保护政策是从国内外的教训中吸取的。当今世界各国的文物考古机构,对于保存状况较好的大型遗址和墓葬,都制订政策,尽可能地保持文物的原生环境,一般不进行主动发掘。

秦始皇陵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结构最奇特、内涵最丰富的帝王陵墓之一,充分表现了2000多年前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艺术才能。但秦始皇陵目前不允许挖掘,这是为什么呢?

五曰“阶段发掘”论,认为对于打开不打开秦始皇陵,并非完全是技术问题,打开后到底需要怎样的技术,谁能说清呢?惟有阶段性地渐进式发掘秦陵,方可随时发现问题,随时研究所需要的保护技术,做到“有的放矢”。

尽管专业性很强,夏寅副主任还是用通俗的语言,给读者做了简要的介绍。他说,比如,兵马俑等陶俑,大多是彩绘的,出土后会迅速失水,造成彩绘脱落、卷曲等,我们就用研制的加固剂等保护试剂,像女士做皮肤保湿那样,也给陶俑做保湿,让他们保留美丽的容颜。青铜器的保护也不简单,有的埋藏深,有的埋藏浅,有的土壤内腐蚀性物质比较多,都要进行有针对性的保护……

埋于地下两千多年的文物,氧化、腐败只是下葬后的最初几年,后来微量的氧化,现在相当隐定了。若冒然打开,文物受到湿度、温度、风、光以及外界震动的影响,随即发生变化。

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定陵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座也是目前唯一一座经国务院授权,有计划、有组织、主动发掘的帝王陵墓。然而地宫洞开后,无数奇珍异宝在接触空气的瞬间暗淡成灰,三口金丝楠木精制而成的巨大红漆棺椁被人遗弃而毁坏,万历皇帝及其两位皇后的尸骨在接踵而至的文革浪潮中被视为“封建余孽”付之一炬。考古学者们痛定思痛,上书周恩来,最终定下了“百年内不动帝王陵”的“铁规”。

至于何时发掘秦始皇帝陵,从目前来看,是遥远的将来了,有的说50年内是不可能发掘,有的说100年内不可能发掘。这是为什么?就此问题,笔者专访了秦俑博物馆馆长吴永琪研究员,他说了如下几方面的原因:

这种局面,到东周时期就有所改变了。贵族的地位下降了,新贵族出现了。春秋特别到战国时期,已经发展到有独立陵园了,如邯郸的赵王陵,有地面标志,有墓园,有围墙。秦国的陵墓有隍壕,就是挖的壕沟,有享堂,是供灵魂享受及后人祭祀的地方,有高大的封土。还有河北平山中山王墓、河南辉县魏王陵,其陵墓的规模已很大了。秦始皇之前,有四代人埋葬在骊山西麓,是秦东陵。秦东陵也有独立陵墓的趋势,与秦始皇陵相距10公里左右。原六国地区陵墓对秦始皇陵有影响,它地面上以墙为标志,秦国以前是以挖壕沟为界限。秦始皇陵挖了隍壕,又以两道城墙为标志,把两者结合起来了。

其四,从民族尊重祖先的道德取向来说,也是不允许随意挖掘祖坟的。旧社会那种挖坟鞭尸之为是一种仇恨发泄。秦始皇是暴君,毕竟是祖先。应该说,秦始皇功大于过,“过”也是从“功”中导致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好奇心,希望挖开来看个究竟,这可理解,但更要从尊祖道德上来考虑。

其四,从民族尊重祖先的道德取向来说,也是不允许随意挖掘祖坟的。旧社会那种挖坟鞭尸之为是一种仇恨发泄。秦始皇是暴君,毕竟是祖先。应该说,秦始皇功大于过,“过”也是从“功”中导致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好奇心,希望挖开来看个究竟,这可理解,但更要从尊祖道德上来考虑。

根据专家的推算,如果使用传统的考古钻探技术,要想全面了解秦始皇陵区地下埋藏情况,至少还需要200年!值得庆幸的是,现代高科技手段在考古
学上的应用可以大大加快这一进程。然而对于人们最为关心的焦点话题:何时发掘秦陵地宫?文物主管部门和保护专家却给出了一个异常简洁明确且出乎绝大多数人
意料之外的答复:短时间内不可能挖!

环境改善了,空气质量提高了,不仅给人以美感,有利于健康,而且对古遗址文物也是一种很好的保护。

至于何时发掘秦始皇帝陵,从目前来看,是遥远的将来了,有的说50年内是不可能发掘,有的说100年内不可能发掘。这是为什么?

其二,世界遗产保护的特殊要求。发掘秦陵费工费时费财,在没有十分必要的时候,应该不予考虑,加之秦始皇帝陵已经成为世界遗产名单中的一员,因此更要慎而又慎。埋于地下两千多年的文物,氧化、腐败只是下葬后的最初几年,后来微量的氧化,现在相当隐定了。若冒然打开,文物受到湿度、温度、风、光以及外界震动的影响,随即发生变化。

六曰“学习外国”论,认为外国有发掘帝陵的经验,值得借鉴,有的还以埃及的金字塔的发掘为成功的典范,既弘扬了文明,又吸引了大量的旅游者,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并行不悖,相得益彰。

文官俑坑位于秦始皇陵封土之南偏西约100米处,总面积约480平方米,发掘出土陶俑12件及真马骨架等。因陶俑身上有佩戴饰物,应为象征古代“削刀”、“砥石”的文具,认定为“文官俑”。专家初步推断,其可能是秦王朝主管监狱和司法的廷尉机构的象征。

其三,发掘秦陵确有难度。发掘秦陵必须是“大揭顶”的,要取掉封土,才能发掘,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揭开封土以后,地宫面积20多万平方米,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发掘得完的,如何保证在发掘中地宫的遗迹及文物不受风、雨、日光等自然因素的破坏?揭开封土发掘完后,封土如何再覆盖上去,保持原来的面貌?发掘出来的文物又怎样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实际问题。

要打开才有价值,才能对社会做出贡献。如果永远不打开,等于没有价值。

其实,我们也可以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在没有破坏墓室及文物本身的情况下,把遗迹的情况尽可能多地搞清楚,就像863计划已经进行的那样,不是更好吗?

二曰“激励自豪”论,认为发掘秦陵可以吸引国民的目光,并带动全民参与,凝聚民心,随之激发对中华文化的热情与关注,同时还可以吸引世界优秀的专家和科研机构献计献策,对于向全世界弘扬中华文化,对于培养中国人民对自身文化的热情和民族自豪感大有好处。

如果说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那么,秦始皇帝陵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它的修建耗时36年之久,征集劳力70多万人,几乎相当于修建胡夫金字塔人数的8倍。秦始皇陵集中体现了秦人“事死如事生”的礼制,在地下再现了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和现实生活场景,陵园规模之宏大,气势之雄伟,内涵之博大精深,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它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宝库,是需要我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耐心解读的圣殿。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宋新潮:“把它们留在没有开掘过的墓葬里更好,墓内稳定的状态更适合文物长时间保存,至少目前的技术能力和人工环境远远不行!”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曹玮研究员指出,秦始皇是一代旷世君主,彻底结束了战国群雄割据的历史,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王朝——大秦帝国。他开创了许多前无古人的业绩,其雄才大略的多项统一措施和政治制度的确立,奠定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中国版图。“百代都行秦政法”,虽然始皇帝也备受争议,但是“功莫大过秦皇汉武”,始皇帝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千秋伟业,还为我们留下了一座旷世奇陵。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化成教授说:“保护是第一的,保护好了才能研究。两害相权取其轻,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利弊。文物中有许多有机物的保护比较困难,虽然有了很多办法,但还没有找到完美无缺的手段。帝陵不发掘,这是考古界的共识。”

■ 铜禽坑

听到这样一种议论:“赶快把秦陵挖开,还是考古界发出的呼声呢?”还以老山汉墓和埃及金字塔的电视直播热为例说,考古工作者坐了多年冷板凳,突然到了聚光灯下,一时难免冲动:这是“富矿”啊!秦陵为何不开掘?

帝陵宝藏精心呵护

神秘诱人的秦始皇陵地宫,一直令世人关注。不久前,张五常先生为打开秦陵地宫算起了一笔经济账,他说;“如果打开秦始皇陵,每年仅门票收入就可
达25亿元人民币。”这是好大的增长点。于是,又引发了一场“尽快发掘秦陵地宫”的大讨论,经检索,力主发掘秦陵地宫的理由有如下种种:

记者了解到,现在的围墙是在原来秦始皇陵内外城墙的基础上外放了15米至20米修建的。为什么不恢复原来的内外城墙呢?

其一,贯彻文物保护政策的需要。现在文物保护政策是“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方针,对帝王陵一般不主动去发掘。此项文物保
护政策是从国内外的教中吸取的。当今世界各国的文物考古机构,对于保存状况较好的大型遗址和墓葬,都制订政策,尽可能地保持文物的原生环境,一般不进行
主动发掘。

张卫星研究员说,秦始皇陵的陪葬坑太多了,太丰富了!光这些陪葬坑就够你考古的了,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没必要急于发掘陵墓核心区域的地宫。每试掘一个陪葬坑都有惊喜的发现,都能加深对秦陵的认识。随后他简要介绍几个陪葬坑。

秦始皇陵地宫模拟图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部张卫星研究员专门从事秦始皇陵考古工作。他介绍说,秦始皇陵是我国第一座独立的帝王陵园。它的规模有多么大?一般老百姓以为,封土之下才是秦始皇陵,其实,整个骊山北麓,与之相关的遗迹都属于秦始皇陵的范畴。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张卫星研究员说,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我们几代考古人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秦始皇帝陵是一座需要我们耐心解读的圣殿。我们要继续秉承严谨的科学精神,以历史的责任做好工作。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化成教授说:“保护是第一的,保护好了才能研究。两害相权取其轻,做任何事情都要看利弊。文物中有许多有机物的保护比较困难,虽然有了很多办法,但还没有找到完美无缺的手段。帝陵不发掘,这是考古界的共识。”

1974年春天,几位挖井农民的偶然发现,唤醒了一支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庞大秦帝国军团。秦兵马俑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震惊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仅到秦兵马俑博物馆参观的外国元首、政府总理等贵宾就达180多人,海内外参观者超过6000万人次。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说,秦兵马俑是世界的奇迹,民族的骄傲。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说,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过埃及,不看秦兵马俑不算真正到过中国。

在文物考古工作者和社会各界的积极努力下,陕西省政府正通过立法等程序对秦始皇陵进行保护。将秦始皇陵区划分为重点保护区和建设控制地带,对可能影响文物安全、环境景观的各种行为做出了严格的限制和规范。

目前一般的说法有三个概念:一个是陵园总体范围有56.25平方公里,其面积相当于70多个故宫那么大。当初最外围可能以隍壕(壕沟)为界,如今,有些地方尚存壕沟遗迹。在这个范围内,出土、发现了与秦始皇陵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大量遗存,包括兵马俑坑等一百多个陪葬坑和陪葬墓。此区域还有丽邑,是专门为守护秦始皇陵而建设的一个小城市,是为秦始皇陵服务的供给城。二是陵墓周围筑有内外两道城墙,内城垣周长3870米,外城垣周长6210米,目前探明的大型地面建筑遗址有祭祀、管理陵园设施等。城墙以内的面积是2.13平方公里,是直接与秦始皇陵相关的遗存。三就是封土和下面的地宫。封土呈四方锥形,高约120米,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现在的高度约为57米。封土面积要远远大于墓室。2004年,863项目的一个考古计划,集中了一些专家,用高新科技手段探明,封土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比一个现代标准足球场还大,这是目前比较接近真实地宫面积的数字。

秦陵考古专家张占民说:“如果有人问我的态度如何?我实话实说,迟一天挖,比早一天挖更好。如果把地宫保存了2200多年的珍贵文物毁在现代考古学家手上,那不成了千古罪人!”

曹玮研究员说,我们正在考虑做这方面工作的准备。秦始皇陵内外城墙遗址已经勘探出来,栽了树,做了标记,准备在适当时机恢复性重建。现在探明,原外城墙基础部分的宽度为7.2米,内城墙基础是8米至8.4米左右,有的地方还保存了4米宽的基础墙体,虽然不是很高,但我们知道墙体有4米宽。关于内外城墙的高度,还没有发现具体的资料记载,但是,根据已掌握的资料,是可以推测出城墙大致高度的。我们还探明了一些秦始皇陵地面建筑遗址,将来有条件时,做部分恢复性重建,当然,也可以考虑通过三维模拟成像的方式展示给观众,尽可能地让世人更直观地感受秦始皇帝陵昔日的无限风光。

其四,从民族尊重祖先的道德取向来说,也是不允许随意挖掘祖坟的。旧社会那种挖坟鞭尸之为是一种仇恨发泄。秦始皇是暴君,毕竟是祖先。应该说,
秦始皇功大于过,“过”也是从“功”中导致出来的。人都有一种好奇心,希望挖开来看个究竟,这可理解,但更要从尊祖道德上来考虑。

因为,我们对秦始皇帝陵还知之不多。

其二,世界遗产保护的特殊要求。发掘秦陵费工费时费财,在没有十分必要的时候,应该不予考虑,加之秦始皇帝陵已经成为世界产名单中的一员,因
此更要慎而又慎。埋于地下两千多年的文物,氧化、腐败只是下葬后的最初几年,后来微量的氧化,现在相当隐定了。若冒然打开,文物受到湿度、温度、风、光以
及外界震动的影响,随即发生变化。

■ 大遗址环境风貌保护

面对以上种种议论,考古界人士说,秦始皇陵墓是不是打开?什么时候打开?不是由经济学家,或是部分民众的意愿所决定的。考古,毕竟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考古发掘工作,也是非常复杂的工程。

■ 巧给陶俑做“美容”

秦陵考古队队长段清波研究员说:“在当前的环境下,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构成发掘秦始皇陵墓的借口。以发掘帝王陵墓为切入点,以文物带动旅游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观点,是一种幻想,是一种杀鸡取卵的做法。此生也许看不到地宫的秘密,但仍愿把一生献给秦始皇陵的考古事业!”

考古学中有一个最重要的专题就是“帝陵考古学”。秦始皇陵是我国第一座独立的帝王陵园,在一定意义上,它是秦代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水平,以及宫廷礼乐制度、社会民俗风貌等等的一个缩影,对于我们研究和认识我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具有非凡的考古价值和意义。

三曰“证实文献”论,认为司马迁的《史记》对秦陵地宫有所记载,如说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徒藏满之”;墓室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用机械使之流动灌输;令工匠制作弩机弓箭,以防盗墓之贼,等等。打开地宫,以证实《史记》记载的可信度和准确性。

科学精神历史责任

一曰“资源浪费”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加发掘,只是黄土一堆,对旅游资源也是一种巨大浪费。

张卫星说,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是它独特的丧葬文化;其二是它开启了后代丧葬制度的先河。秦始皇结束了六国分裂的局面。周代的丧葬文化是以宗法制为基础的,秦王朝改变了这种政治结构,以皇帝为核心中央集权,这种政治体系在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秦始皇陵这么浩大的工程,倾全国之力,投入70多万人修筑,只有在强权的、集权的、国力强大的大秦帝国才有可能完成。像古罗马那种松散的、民主体制的国家,是没有办法完成的。

上文提及力主发掘秦陵的“学习外国”论,其实,外国对于帝陵也是多加保护的。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陈淳教授说:“如今几乎没有一个国家主动
开掘帝陵。”
他指出,考古界对现在打开秦始皇陵均持反对态度,因为发掘后,从技术上来说,不能保证能保护好这些文物。特别是壁画、陶器、纸质、绢质、丝质等文物的保护
现在还是难题。

秦兵马俑及秦始皇帝陵,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目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对于秦始皇陵的保护与发掘,最有发言权的当数考古专家。为此,记者于日前赶往陕西临潼,采访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考古专家及文物保护专家。

时光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在借鉴国内外文物保护先进经验和理念后,中国政府提出了“保护为主,抢救第一”的文物工作方针,为今后的文物保护和
考古发掘确定了基本方向。因此,在面对国内外舆论和社会各界对发掘秦始皇陵地宫的关注时,国家文物主管部门及文物考古界的专家学者,都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反
对的意见。

第一皇陵意义非凡

段清波也称,除了技术不具备外,还必须考虑社会心态问题。目前国内的考古技术还不成熟,谁可保证出土的文物万无一失呢?我们当代人如果不遵循客
观规律,只图一时的冲动与快感去发掘始皇陵墓,那么,后人非但不会赞扬我们的聪明睿智,反而可能会痛责我们因急功近利而导致后患无穷的愚蠢之举。

■ 石铠甲坑

技术上的瓶颈常常会使文物的开掘成为破坏。秦始皇陵兵马俑在刚开始发掘出来时,表面有艳丽陶彩,但现在已经逐渐黯淡,甚至变黑;在长沙的马王堆汉墓发掘中,千年鲜桃却转眼化成一摊水。因此,“尽量不主动发掘”的理念在二十世纪中后期成为考古界的国际共识。

因为文物在地下埋藏数百年、数千年,其内部已经形成了平衡状态。一旦挖掘,这种平衡就被打破,就会造成对文物损害。不仅不能主动发掘帝王陵,即使别的地下遗存,只要条件允许,可以勘探、可以试掘,但除非必须,一般也不会主动发掘的。特别是对陵墓最关键的部位,比如墓室,目前的考古收获,还不足以解释墓室的情景,它的基本形式、结构、布局,连基本的解释你都没办法……在文物保护技术还不足以担当的情况下,任何挖掘地宫的“念头”都是违背科学精神的,都是一厢情愿的“空想”。

其三,发掘秦陵确有难度。发掘秦陵必须是“大揭顶”的,要取掉封土,才能发掘,这就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揭开封土以后,地宫面积20多万平方
米,又不是短期内可以发掘得完的,如何保证在发掘中地宫的遗迹及文物不受风、雨、日光等自然因素的破坏?揭开封土发掘完后,封土如何再覆盖上去,保持原来
的面貌?发掘出来的文物又怎样保护?等等,这些都是实际问题。

就考古而言,任何一种对地下文物的挖掘,都不可避免地造成对文物某种程度的破坏或损害。所以,我们进行的大多是抢救性发掘,比如因施工、被盗等人为因素或自然灾害使文物遭到破坏,必须进行抢救性发掘以保护文物。

说到这里,吴馆长动情地说:“葬者,藏也,中国帝王陵是秘而不宣。对于帝陵不可主动发掘,再也不能取悦于洋人去发掘。外国对于帝陵保护也有一套
措施,不让人靠近观看,而在陵的周围用栅栏隔开,只能远距离观看,而秦陵不仅零距离观看,而且可以登陵观看。”还说:“冒然打开,墓里的文物将会顷刻发生
变化,如此发掘等于破坏。在马王堆挖掘时,我亲眼看到墓室确有耦片,从左边拿到右边,瞬间就没有了,这就是文物出土之后的变化。再说,祖先留下来的遗产,
不能让我们这一代都给发掘了,要给子孙后代留着。”

石铠甲坑位于秦始皇陵封土东南200米处的内外城垣之间,总面积达13000平方米,比秦兵马俑一号坑还大。仅在坑西南部的3个试掘方中,就出土了大量密集叠压的,用扁铜丝连缀的87件石铠甲、43顶石胄。这些甲胄甲片用青石切削打磨而成,根据人体不同部位,其甲片有长方形、圆形、梯形、半圆弧形等,每片均钻有圆形小孔,最多者一片有10个孔。这些石甲胄形制精美、工艺高超令世人赞叹!虽然它们只是随葬的冥器,不是实战用物,但是,足以让我们了解秦代甲胄的形制,填补了以往考古资料包括秦兵马俑甲士俑装备中无秦胄的空白。由于石铠甲坑还没有全面发掘,初步分析,可能是秦代武库或者其他军事机构的模拟。

秦俑博物馆副馆长田静研究员说:“现在急于发掘秦始皇陵,那完全是一种短视的行为,既没有迫切性,技术上也不能过关。两千多年来,秦始皇陵地宫中的各种因素,已经达到相对平衡和稳定的状态,在某种意义上说,不发掘将是更佳的保护环境。”

张卫星研究员说,秦始皇陵的陪葬坑究竟有多么丰富,由此可略见一斑了吧?兵马俑只是显示武装力量,还有象征宫廷生活各个方面的部分,比如各种职能机构,有乐府,有供应膳食的地方,储藏许多食品,有安置车马出行的厩苑,大概相当于现在的机关车队吧,还有专门养马的地方等等,许多都是神秘的,是我们未知或知之不多的,需要我们认真探究,耐心解读。

这是什么缘故?前文已述,不完全是技术和资金问题。如果说几十年前不发掘帝王陵墓,很重要的原因是资金和技术问题,而现在不挖帝王陵,更多的是出于文物保护理念的进步。

秦兵马俑陪葬坑,只是撩开了庞大而神秘的秦始皇帝陵那神秘面纱的一角。

七曰“满足民意”论,认为始皇陵是一座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地下“王国”。那幽深的地宫更是谜团重重,地宫形制及内部结构至今尚不清楚,千百年来引发了多少文人墨客的猜测与遐想。如今民众有十分强烈的动机和愿望,不能不考虑这一民意。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曹玮研究员说,这就是大遗址环境风貌保护的成果。多年来,由于陵园区域内有大量居民以及他们的生产、生活,致使环境恶化,尘土飞扬,空气污染,对古遗址造成损害。为治理环境,国家对秦始皇帝陵实施一项庞大的保护工程,投资近十亿元人民币,将秦陵核心区土地征为国有,进行拆迁腾清,在维持历史风貌的原则下进行局部绿化,全面保护,并适当对公众开放。

是啊,文物作为人类文明的载体,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它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一旦损坏,将永远消失。而文物保护的难度又相当大,诸如壁画、彩
绘、简牍、织物等有机质文物的保护,更是世界性的难题。很多保护技术即使当时效果很好,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无法预测长久的负面影响。其实,开挖的同时就
意味着历史传奇魅力的失落,或者失望的开始。如果乾陵里什么都没有,像那个在亿万世人面前打开的空荡荡的金字塔一样。从此再也没了与想象同在的魅力。

秦始皇陵有陪葬坑和陪葬墓。秦以前虽有陪葬,但是,多为侍从和大臣。秦始皇陵的陪葬只有他的子女和家人,如可能有妃子等。不像后代,比如汉代,有功的大将去世后,可赐予陪葬。秦始皇陵,这些人可能已用陶俑来作为替代品了。秦始皇陵的地面建筑非常重要,这是在陵墓制度上开先河的东西。为什么?这是中国陵墓制度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我国一般是在庙里祭祀祖先,而不是来墓地祭祀。秦始皇陵则发生了重大转变,重点转到墓地来祭祀。秦始皇陵内城北部的西半部,全部是陵寝建筑,祭祀的规模之大,形式之复杂,可见一斑。今后需要通过这些陵寝建筑来深入研究这一制度。西汉之后的朝代都沿袭了这个制度。

四曰“有效保护”论,认为秦陵如果不及早发掘,地宫里的文物只会逐渐腐烂,因为地宫浸水是很常见的事,同时还有其他不测和不知因素的存在,让其一直深埋地下又何谈保护?惟有发掘,才能有效保护。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7-5 6:48:32编辑过]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刘庆柱:“发掘秦始皇陵必须具备这么几个条件:其一,秦始皇陵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帝王陵墓,是我们的,也是我们子孙的,对
它的发掘必须要具备好的条件;其二,文物是不可再生的,特别是像秦始皇陵这样极其重要的文物,保护条件不好,损失就会很大。也就是说,必须有万无一失的保
护条件;其三,国际上,对一切考古发掘都有着严格的要求,对古遗址都是不主动去发掘。正因为如此,在短期或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是不会主动对秦始皇陵进
行发掘的。”

秦始皇帝陵最让人勾魂摄魄的就是《史记》上记载的那几句话:“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异怪徙藏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一般认为,是用水银模拟自然环境,在地宫穹顶模拟天的景象及宇宙现象。因为没有发现更详尽的文献记载,历来猜测纷纷。

基于上述原因,秦俑博物馆研究室原主任张文立和他女儿张敏合著《秦始皇帝陵》一书中指出:“秦始皇帝陵的发掘,涉及到政治、经济、文化、科技各
个方面的因素,是一个系统工程。这就决定了它是遥远的未来,只能耐心地等待,甚至要等待几代人。当然,如果出现某种偶然的奇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铜禽坑与秦始皇陵中心相聚1.5公里,是目前发现的距离封土最远的一个陪葬坑,总面积约925平方米。发掘出土青铜禽46件,其中铜鹤6件,天鹅20件,其他为鸿雁等禽类。另外还出土了15件姿势怪异的陶俑,令人费解,颇为神秘,可能与人们死后乘鹤成仙的观念有关。也有专家认为,可能象征的是少府属下的左弋外池,或是皇宫后花园水禽池。

文物保护的范围非常广泛,比如,土遗址保护、防霉害保护、陶俑彩绘保护、青铜器保护等等,是涉及多学科的系统工程。目前,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及下属秦兵马俑博物馆共有7个保护修复实验室:微生物(防霉)研究实验室、彩绘修复室、综合化学实验室、彩绘分析研究室、环境监测室、青铜器修复室、综合修复室,有一批文物保护专家和文物保护工作者以科学精神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文物宝藏。他们开展中外合作,运用高科技手段创新,有些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

从遗址保护的角度讲,把陵园用砖墙圈起来,外面的村民就不能随便进入了。以前,农民可以随便去取土,他不知道这是古遗址,或者,他知道这封土下面埋着秦始皇,也不懂得要保护。比如夯土墙,有些农民就弄回家去修猪圈了。保护起来,这类破坏就不会发生了。

其实,这震惊世界的秦兵马俑,只是秦始皇帝陵的一个陪葬坑!

31年前,记者曾到过秦始皇陵。那时,这里是一片农田,还有些果园和农舍,空空如也,只是有个大封土堆而已。现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大花园,青松翠柏郁郁葱葱,鸟语花香沁人心脾。

■ 陵园内外城墙拟恢复

商周以来,在考古方面,只发现商代以前都城遗迹,没有发现王陵级的墓葬。商代晚期发现了一些大型墓葬,有很多都是单个的墓葬,甲字形、亚字形,墓葬与墓葬之间没有明显的界限,即使单独的王陵墓葬,也是以个体形式出现的。这种墓葬形式一直延续到西周时期。西周时期实行公墓制,比如那些贵族、诸侯、国君等,他们去世后专门埋葬到一个地方,要有一定的级别才行。

■ 百戏俑坑

百戏俑坑的北面距离石铠甲坑仅有35米,呈东西向长方形,总面积约800平方米。试掘中,出土了一件截至目前在秦始皇陵地区发现的体积、重量均为最大的青铜鼎。铜鼎上腹部饰蟠螭纹,下腹饰三角回纹和云纹,构图饱满,线条流畅,造型精美厚重,气势磅礴。出土的11件陶俑,让考古人员像当年发现兵马俑一样异常惊喜,格外兴奋!因为,这些陶俑姿态各异、表情丰富、风格多样、服饰优美,与兵马俑截然不同。经考证研究,他们可能是象征着秦代宫廷娱乐活动的百戏俑。其精彩的表演,让世人看到了两千多年前丰富多彩的杂技艺术及神秘的宫廷娱乐文化。

近30多年来,随着秦兵马俑等各种陪葬坑的发现及试发掘,出土的大量文物不可辩驳地证实:秦始皇帝陵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面对这样一座旷世奇陵,我们只有从基础工作做起,只有对整个陵园的布局、遗存分布,比如像陪葬坑、陪葬墓、陵寝建筑这类遗存都做了认真研究,对其性质有了基本的认识和科学推断以后,才有可能做进一步的探索工作,对秦陵地宫做一些推断性的研究。打个比方,如果外围阵地你还没有清扫,还没有攻克,就去攻主阵地,那怎么行呢?那能不打败仗吗?

现在绝不要对地宫动“念头”

网民或者一般老百姓可以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有些“议论”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作为专业考古工作者,我们就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个“清醒”,就是要遵循科学规律,坚持科学精神,循序渐进的,一步一步地做好我们应该做、可以做、能够做好的事情。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秦始皇帝陵,网上议论纷纷。有些网民认为,秦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如果挖掘秦始皇陵地宫,肯定再次震惊世界。有人还列举出挖掘秦始皇陵会带动旅游业大发展等诸多的好处,至于“秦陵地宫八大待解谜团”之类的“说法”,也搅动着许多人的好奇心。

八大奇迹只是一角

一些网民热议秦始皇陵地宫,其对秦始皇陵的关心和热心可以理解,但是,具体主张却陷入认识的误区,我们有责任予以澄清。首先,国家文物局早就有明确规定——不主动发掘帝王陵墓。这是必须坚定不移执行的既定政策。其二,秦始皇帝陵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仅目前发现的陪葬坑就有180多个,这是一项艰巨的长期的考古任务。每项考古科研成果都将增加我们对秦始皇陵的认知程度。其三,秦始皇帝陵的保护与发掘是一项循序渐进的考古科学大工程,在对局部或外围尚且认识不足,文物保护技术还不足以担当的情况下,任何对地宫的“念头”都是违背科学精神的。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