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德会战经过

常德会战简介:常德会战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常德会战伤亡情况如何?本文这就为你介绍:

第10集团军各部击破当面日军,到14日分别进抵聂家河、仁和坪、赤溪坪、子良坪、暖水街、易家渡、龙口峪、范家咀一线;第29集团军各部击破当面日军,到13日进至太浮山、常德、临澧、金鸡山、陬市一线;第9战区部队除以一部守备常德城外,主力击破当面日军后,到16日分别进至新洲、渡口、安乡、涂家湖、南县一线。19日,日军终因补给困难,开始由澧水一线退却,守军又发起全线追击。第10集团军第66军自20日至25日,先后光复仁和坪、百里洲、米积台;江防第18军于20日在卸甲坪伏击由仁和坪附近东退的日军,到25日先后收复暖水街、王家场、西斋、公安等地,并以一部尾追日军。此时,第10集团军恢复战前态势;第29集团军在澧水以南地区遭遇日军顽强抵抗,激战至20日,日军向藕池方向撤退。到25日,先后收复澧县、津市,并于26日恢复虎渡东、西两河中间地区的原阵地。27日,第10、第29集团军奉命乘胜收复长江右岸、惋市、藕池口等要点,于30日开始攻击当面的日军。到1944年1月5日,中国军队奉命停止攻击,战役乃告结束。此次会战,日军死伤:25718人,毙伤和缴获战马共1384,击落敌机四十五架,击毁敌汽车75辆,击沉、击伤敌舟艇122艘。

常德会战发生于1943年11月至12月,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国军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

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国军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

二、国内背景

1943年11月至1944年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6战区部队在湖南西北部常德地区对日军第11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日军不仅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其海军及航空兵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日军大本营“从战争全局要求出发,不允许中国派遣军进行任何进攻作战”,所以日军第11军在鄂西会战结束后的4个月内没有向周边的第五、第六、第九战区进攻,而这3个战区的部队也没有对日军进攻,双方形成“和平”相峙。

第51师明月山阵地便呈报当面之敌达一万五千人,周志道师长率部拼死拒战,争取部队集结时间,阵地失而复得者五次,第151团第2营张集光营长壮烈殉职。
12下一页共 2 条

1943年12月5日,第六战区北面各部作战顺利,但德山第3师被日军包围,军委会判定日军虽在退却中,留守常德的部队却达八个联队,动向可疑难解,于是下了一个糟糕透顶的命令,让两个战区暂持原态势,不要靠近常德,先观察敌情。

江防第18军袭取刘家场后,沿澧水北岸推进至澧县附近,攻克新安,渡过澧水,进抵石门以南地区,随后向河口转移。第9战区第10军渡过资水向常德急进,欧震兵团9个团由修水、分宜一带来援。第10、第29集团军分向石门、慈利、龙潭河、桃源一带的日军围攻,进至热水坑、九溪、河湫附近,并一度占领石门、澧县、临澧。第57师据常德城抗击,日军由东、北两门突入城内,双方展开逐屋逐巷的战斗。第10军第3师突入德山,一部突入沅江南岸的南站,主力在肖家冲、谢家铺一带向日军第3、第68师团猛攻,双方伤亡惨重。第5、第9、第6战区部队于江北方面的策应作战,给日军以打击。中美空军配合地面部队作战歼灭日军。至12月9日,第9战区欧震兵团由常德东西两面击破日军,攻入城内。日军开始退却,守军转入追击作战。

二.动摇重庆国民政府的抗战信心,以战逼降,达到所谓“结束中国事变”的目的。

当日夜,第79军另一部在红土坡附近冒雨与日军激战达旦。第29集团军第73军一个师与沿大堰档西进的日军一部在风虎山阵地发生激战,毙日军100余人。

永利游戏 ,欧兵团推进中其新11师意外收容自德山突出的第57师残部。余师长向上级报告后,显然未获谅解。王耀武军长电令该师协助友军攻占常德。

常德会战

鄂西会战后第六战区共有第10、26、29、33等4个集团军和江防军,计12个军、35个步兵师,防守着由监利附近至石牌,再折向汉水的V字形防线,正面长达270公里,兵力相当薄弱。由于鄂西会战并未能收复石首、华容等地,所以不但使日军仍然占领着良好的西进桥头阵地,而且使防守长江南岸的第29、第10集团军失去了长江天险之利,只能利用沿松滋河以东由南向北流向的九都大河、太平运河、松滋河等河汊障碍建立第一线防地。战区长官部仅掌握驻浏阳的第100军为总预备兵团。虽然另有第74军驻于常德、桃源附近,但该军系军事委员会直属部队,暂归第六战区督训。

常德会战的时间

第29集团军至此已退居次要角色,第73军奉令戴罪立功,不得不以路续收容的少数部队索敌攻击,而第44军则在王缵绪总司令照顾下后撤退过沅江整理,退出战场。

11月1日夜,日军第39师团主力附古贺支队、第13师团等部,从沙市到石首一线西渡长江,攻击守军第6战区第10集团军5个师的正面;日军第116师团、第68师团附户田支队及伪军向第6战区第29集团军6个师及第9战区第92师左翼正面进攻。至5日,守军予日军以阻击消耗后,第10集团军转移至聂家河、棉马城、暖水街、王家场一线阵地,并以暖水街为中心,奋力阻击日军前进;第29集团军转移至永河镇、新马头、安乡一线;第92师退守狗头洲附近。日军除留一部于宜都、棉马城、暖水街一线掩护其北侧背外,主力向南转移;第10集团军即转移攻势侧击日军。21日,第79军第194师进抵桐子溪一带,第98师进出于柳溪口北岸、东岳关地区,暂编第6师向桐子溪急进。与此同时,第73军由石门向慈利以西突围,第44军向太浮山、太阳山、羊毛滩一带转移。第74军第51、第58师在慈利南北占领阵地,第57师附第188团守备常德附近地区,第100军由浏阳来援,其先头第19师到达漆家河,在黄石市南岸占领阵地。到21日,日军第13师团向慈利的第74军攻击,佐佐木支队迂回到该军左侧龙潭河附近。日军第3师团进击漆家河以东配合其空降部队袭取桃源,并向常德南面突进,截断守军后方交通线;日军第116师团、第68师团进出于常德附近地区,向第57师攻击。守军江防第18军已由熊渡渡河。22日,第10集团军各部分别向王家场、仁和坪、石门进攻,并西渡澧水,向慈利东南攻击日军侧背;第29集团军各部在道水、黄石河地区抗击日军,除以一部留置太浮山、太阳山外,军部退至黄石河南岸地区与第100军转取攻势。此时,第74军的第57师在常德郊区给日军重大杀伤后退守城垣。到25日,常德陷于四面包围之中。

双方形势

1940年9月,日本与德、意两国签定了“轴心国协定”,英美等国开始了对“轴心国”的物资禁运,日本便加速了在中国掠夺的步伐,
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常德当时属于重庆蒋介石国民政府所辖的第六战区,毗邻的宜昌、武汉、岳阳等城市均处于严密控制之下。此时,常德处于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最前沿。

蒋并扬言要枪决余程万。军委会原本预期收复常德时会有一场恶战,不料日军只留了一个中队死守。欧震将军以新11师为前锋,直取常德,才发现日军已然退走。

1943年夏,日军中国派遣军为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打击中国军队的抗战意志,牵制中国军队向滇缅方面使用兵力,集中约5个师团、4个支队共8万余人的兵力和130余架飞机,在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的指挥下,对常德地区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第6战区在第9、第5战区配合下,集中28个师约19.4万多人、飞机100余架,在第6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统一指挥下,进行防御。

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一向主张“必须割断重庆同英、美的关系”,并认为“除了付诸武力,别无其他方法可寻”。为了贯彻他的主张,曾向大本营建议在1943年末或1944年春进攻四川。大本营虽然承认进攻四川意义重大,但由于东南方面的战局日趋不利,而中国华北方面的“治安”形势也极严峻,兵力不敷应用,而限于国力,组建新的部队更为困难,因而拒绝了畑俊六的建议,要求“中国派遣军”把1943年后半期的作战重点放在加强占领区的稳定方面。

永利游戏 1

二、日军损失

三.歼灭中国守军力量,摧毁第六战区根据地,夺取洞庭湖粮仓,达到以战养战和巩固中国占领区的目的。

1943年11月6日早晨,日军第39师团一部攻陷余家桥、茶元寺,向肖家岩、高桥、朱羊桥一线进攻;古贺支队由斯家场进抵安于岭。第10集团军第66军一部节节阻击,给日军打击后退守浩赐山。

永利游戏 2

四.钳制中国兵力,迫使集结云南的中国远征军回师救援,以阻止或推迟东南亚盟军的联合反攻。

常德会战前,军委会有鉴第六战区紧绷,已将第74军及第100军拨归第六战区节制,会战开始时这两个军正向第六战区行进中。

11月25日在常德阵亡的日军第6联队联队长中畑护一就是由中国空军2架P40战斗机击毙的。据统计,在空战中共击落日机25架,击伤19架,炸毁地面飞机12架。

1943年11月1日,日军五个师团兵分三路,依原订计划全线出击。第39师团与第13师团为左翼,直取第10集团军主力阵地,第68师团居中,准备自两个集团军交界中间穿过,径攻慈利;第3师团则在第29集团军前渡


中国方面统计的数字为四万多人,日方公布的数字为:战死1274人,负伤2977人。可这个数字并不一定真实。据横山勇所说的18%失去战斗力来说,恐怕不止这么少,日军出动了8、9万,大概损失了1万多人。

战役起因

1943年11月1日,在常德会战中,中国第6战区部队在湖北省松滋至湖南省华容的长江沿岸与洞庭湖区对日军第11军所部进行的防御战。

日军突破第44军防线之后,也不再穷追,而将注意力集中在王耀武集团上。第44军因此逃过被压迫到常德外围而遭歼灭的命运。

国民政府为了与盟军协同打通中印公路,先后从第六、第九战区陆续抽调7个军转用于云南及印度,准备反攻缅甸。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不再向印、滇转用,以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再次组织进攻。

渠料王缵绪总司令让第44军撤退澧水防线于前,刘斐次长电令放弃石门在后。待先头部队第19师开抵黄石巿时石门已失。

5日,日军第116师团在炮空火力掩护下,突破青石牌、头上守军阵地后,继续西进。第44军退守永镇河至安乡第3抵抗线,后即奉命转移至李家铺、青化驿、停弦渡、彭山、关山一线守备。

战役背景

常德会战开始时,孙长官以第73军新于鄂西会战受创,诚恐有失,乃着第100军急速开往石门。

一、国军损失

日军“中国派遣军”总部根据大本营的指示精神,围绕当前的战争全局形势,特别是缅甸方面盟军的反攻、中国军队的策应和美国驻华空军的加强趋势,并针对派遣军自给情况以及华北八路军的状况等进行了分析和研究,于1943年8月28日制订了《昭和十八年秋季以后中国派遣军作战指导大纲》。其作战方针是:“派遣军努力确保和平定现有占领地区,特别是在华北方面,本年秋季以第11军及第13军主力分别进行常德作战和广德作战。来年春季,以华北方面军及第11军进行打通京汉线作战。”

16日南下之敌与第74军接触,到22日日军主力已经正面与第74军前锋接战,第74军在草草筑成的野战阵地之中,与敌第3师团及第13师团对战。

常德会战的背景

永利游戏 3

一、滨湖战斗

常德会战期间,日军第3飞行师团以第44、第25、第90
和第16战队参战。中国方面使用了第2、第4、第11大队以及中美混合团参战,美军第14航空队亦参加了战斗,总计使用飞机约200架,共出动216批,使用战斗机1467架次、轰炸机280架次,重点是打击常德、石首、藕池口、华容等地的日军地面部队。

鄂西会战之后,国际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苏德战场上苏军正在全线发起反攻,已推进至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一带;美英联军在突尼斯击败德意联军和在西西里登陆后,墨索里尼被迫下台,意国继之投降;美军在阿留申群岛、新乔治亚岛登陆后,正在新几内亚等地进击日军。

常德会战的背景

只是此时桃源失守,侧翼曝露,王耀武军长乃将主力转移到漆家河以南之线。在此地布置一条整然防线,成为第二线兵团。

参战的国军主要将领:孙连仲、王敬久、王耀武、余程万、施中诚、胡琏、池峰城、张灵甫。

随后第74军全军开抵,长官部以石门败象已露,不愿让第74军平白牺牲,乃将该军布置于常德慈利间,等待100军也集结完毕,让王耀武将军得整齐部署四个师的力量成为第二线兵团的中坚。

常德会战简介

日军第11军按照总部的命令,拟订了进攻常德的作战计划,并于同年10月6日召集各参战部队的参谋长进行图上作业。计划将整个会战划分为3个阶段进行。其主要内容的方针为:首先以一部歼灭安乡附近之敌,以主力消灭王家厂周边地区之敌,继而攻占常德,同时追索该方面集结反攻之敌,予以歼灭。作战目的一经完成,即按另行下达之命令开始返还,击灭残敌,恢复原态势。

一、世界背景

当日夜,第79军另一部在红土坡附近冒雨与日军激战达旦。第29集团军第73军一个师与沿大堰档西进的日军一部在风虎山阵地发生激战,毙日军100余人。

1943年9月间,日军的活动突然频繁起来。第六战区判断日军有可能再度发动进攻,遂在鄂西会战前制订的防御计划基础上,重新研究修订。修订后计划的作战方针是:“1.战区以巩固陪都之目的,配置重点于石牌、庙河两要塞,先以第一线兵团依纵深据点工事逐次予敌以打击,最后固守常德、石门、渔洋关、资丘、石牌、庙河、兴山、歇马河、南漳各要点,再由第二线兵团之机动,协同第一线兵团转移攻势,击灭进攻之敌。2.敌如以小部队向我某一方面行局部攻击时,则主要以第一线兵团击溃之。”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

二、国内背景

日军战史称,“这次作战总的来说是顺利的,但在常德却意外地遇到了敌人顽强抵抗,经过艰苦的战斗才予以攻占。”

会战经过

5日,日军第116师团在炮空火力掩护下,突破青石牌、头上守军阵地后,继续西进。第44军退守永镇河至安乡第3抵抗线,后即奉命转移至李家铺、青化驿、停弦渡、彭山、关山一线守备。

常德会战开始时,孙长官以第73军新于鄂西会战受创,诚恐有失,乃着第100军急速开往石门。

一.常德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常德是湘北重镇,川贵的门户,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武汉失守后,这里成为重庆大后方的物资唯一补给线。

鄂西会战之后,国际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苏德战场上苏军正在全线发起反攻,已推进至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一带;美英联军在突尼斯击败德意联军和在西西里登陆后,墨索里尼被迫下台,意国继之投降;美军在阿留申群岛、新乔治亚岛登陆后,正在新几内亚等地进击日军。

随后第74军全军开抵,长官部以石门败象已露,不愿让第74军平白牺牲,乃将该军布置于常德慈利间,等待100军也集结完毕,让王耀武将军得整齐部署四个师的力量成为第二线兵团的中坚。

永利游戏 4

第51师明月山阵地便呈报当面之敌达一万五千人,周志道师长率部拼死拒战,争取部队集结时间,阵地失而复得者五次,第151团第2营张集光营长壮烈殉职。

日军不仅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其海军及航空兵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日军大本营“从战争全局要求出发,不允许中国派遣军进行任何进攻作战”,所以侵华日军第十一军在鄂西会战结束后的4个月内没有向周边的抗日战争第五战区和第六、第九战区进攻,而这3个战区的部队也没有对日军进攻,双方形成“和平”相峙。

二、暖水街战役

国民政府为了与盟军协同打通中印公路,先后从第六、第九战区陆续抽调7个军转用于云南及印度,准备反攻缅甸。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不再向印、滇转用,以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再次组织进攻。

鄂西会战之后,国际形势对日本越来越不利:苏德战场上苏军正在全线发起反攻,已推进至斯摩棱斯克和第聂伯河一带;美英联军在突尼斯击败德意联军和在西西里登陆后,墨索里尼被迫下台,意国继之投降;美军在阿留申群岛、新乔治亚岛登陆后,正在新几内亚等地进击日军。

暖水街战斗是1943年11月,在常德会战中,中国第6战区第10集团军在湖北西南部、湖南北部边界暖水街地区对日军第11军进行的阻击战。

余师长不得以只好命杜鼎团长集结带出来的残部八十余人协同新11师进攻常德。时常德已经撤守,成为空城,新11师毫发无伤于12月7日列队开进常德。

常德会战又称湘北战役,是指1943年11月至12月,
侵华日军与中国军队在常德地区进行的会战。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抗日战争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

中国方面称,此役是开罗会议后,中国获得的第一次胜利,国际舆论为之一变,“此战役至少可使有关于中国军队力量薄弱及日军可任意攻入中国内地之谎言宣告平息。”

三、常德战役

常德会战前,军委会有鉴第六战区紧绷,已将第74军及第100军拨归第六战区节制,会战开始时这两个军正向第六战区行进中。

二、暖水街战役

1940年9月,日本与德、意两国签定了“轴心国协定”,英美等国开始了对“轴心国”的物资禁运,日本便加速了在中国掠夺的步伐,
以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

同日,日军第13师团主力西攻第10集团军第79军暂编第6师阵地,突入暖水街东端,守军经过反复冲杀退守暖水街西南地区。该部日军续向兴登堡进攻。

国民政府为了与盟军协同打通中印公路,先后从第六、第九战区陆续抽调7个军转用于云南及印度,准备反攻缅甸。日军为牵制中国军队不再向印、滇转用,以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再次组织进攻。


永利游戏 5

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被誉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常德当时属于重庆蒋介石国民政府所辖的第六战区,毗邻的宜昌、武汉、岳阳等城市均处于严密控制之下。此时,常德处于国民党正面战场的最前沿。

在常德的断垣残梁中,奇迹似地走出三百余名第57师官兵。望着青天白日旗再度招展于中央银行大楼,不禁痛哭失声。常德尚有三百余官兵存活一事,使余程万师长马上被蒋委员长手令拘押。

常德会战真实情况

1943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国军集中了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的16个军43个师21万人迎战。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顽强阻击,迟滞日军进攻,给敌重大消耗,击毙日军1万余人。

一、世界背景

同日,日军第13师团主力西攻第10集团军第79军暂编第6师阵地,突入暖水街东端,守军经过反复冲杀退守暖水街西南地区。该部日军续向兴登堡进攻。

渠料王缵绪总司令让第44军撤退澧水防线于前,刘斐次长电令放弃石门在后。待先头部队第19师开抵黄石巿时石门已失。

16日南下之敌与第74军接触,到22日日军主力已经正面与第74军前锋接战,第74军在草草筑成的野战阵地之中,与敌第3师团及第13师团对战。

日军不仅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其海军及航空兵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日军大本营“从战争全局要求出发,不允许中国派遣军进行任何进攻作战”,所以侵华日军第十一军在鄂西会战结束后的4个月内没有向周边的抗日战争第五战区和第六、第九战区进攻,而这3个战区的部队也没有对日军进攻,双方形成“和平”相峙。

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罕见的以我军胜利告终的一场重大战役,被誉为东方“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它对巩固中、美、英的联合作战和争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常德会战又称湘北战役,是指1943年11月至12月,
侵华日军与中国军队在常德地区进行的会战。侵华日军为牵制国军对云南的反攻,并掠夺战略物资,打击中国军队的士气,对抗日战争第六战区和第九战区结合部发动的一场战役。

常德会战是抗日战争时期大规模的会战之一,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在整个抗日战争乃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具有一定地位。被誉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

暖水街战斗是1943年11月,在常德会战中,中国第6战区第10集团军在湖北西南部、湖南北部边界暖水街地区对日军第11军进行的阻击战。

一、滨湖战斗

常德会战伤亡情况如何?

三、常德战役

1943年11月1日,在常德会战中,中国第6战区部队在湖北省松滋至湖南省华容的长江沿岸与洞庭湖区对日军第11军所部进行的防御战。

四、收复常德

据中国国军参战部队上报阵亡数字: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人,共计丧失6万余人,并有第150师师长许国璋,暂编第5师师长彭士量,预备第10师师长孙明谨等将军于此役中殉国。

永利游戏 6

在常德会战中,中国军队依托阵地节节阻击,迟滞了日军的进攻,并以反攻恢复了原态势,给日军以相当的损伤消耗,较重地打击了进犯的日军,部分地破坏了日军南下的作战企图,在战略上配合了敌后战场反“荡”反“清乡”斗争。

1943年11月6日早晨,日军第39师团一部攻陷余家桥、茶元寺,向肖家岩、高桥、朱羊桥一线进攻;古贺支队由斯家场进抵安于岭。第10集团军第66军一部节节阻击,给日军打击后退守浩赐山。

常德会战的意义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